「首席经济学家论坛」陆挺:“局部性社会信用收缩”背景下央行社社会

草丁网综合摘要:经济|中国人民银行|金融|银行| 「首席经济学家论坛」陆挺:“局部性社会信用收缩”背景下央行社,上一篇:『蚕豆网』冯提莫停播超过两个月 粉丝不满之声渐起:不直播就直 下一篇:龙之队球迷:从孙兴慜的身上,能见到中国与韩国球员的差距 。我们先说起比来值得高度存眷的一个讲话和一个申报。在日前一个由央行行长易纲主持召开的座谈会上,易纲指出“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年夜,局部性社会信用紧缩压力依然存在”,并强调“要持续强化逆周期调节,加强信贷对实体经济的支撑力度,保持广义泉币M2和社

作者: 陆挺 , 王立升 野村证券中国宏观经济团队( 陆挺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, 野村首席中国经济学家 )

过去十余年 , 每逢经济下行压力过大 , 政府需出手稳增长 , 信贷宽松都是终极手段 。 今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 , GDP增速已经从去年的6.6%下降到今年三季度的6.0% , 破六已几乎不可避免 , 因此货币信贷政策何去何从又一次成为市场的焦点 。 当前的货币信贷政策究竟是松还是紧?如何去理解易纲行长几天前提出的“局部性社会信用收缩压力依然存在”?我们如何去正确度量信贷增速?我们认为央行统计的社会融资规模(以下简称社融)由于没有及时更新统计方法 , 可能大幅低估了2015-17年的实际信贷扩张速度和加杠杆的幅度 。 但反之亦然 , 2018年及之后社融增速可能高估了社会信用的扩张 , 或者说低估了社会信用增速下降的幅度 。 这个研究的意义有以下几点 。 一是正确理解2016-17年经济复苏背后的推动因素 , 从而理解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根源 。 二是有助于政府制定较为合理的货币信贷政策 , 尤其是在追求一定经济增长的目标的前提下;反之亦然 , 给定信用环境和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, 从提高经济质量出发 , 制定更为合理的经济增长目标 。 三是对市场和投资者而言 , 及时跟踪整体社会信用的变化 , 对经济波动做出合理的预测 。

我们先提及最近值得高度关注的一个讲话和一个报告 。 在日前一个由央行行长易纲主持召开的座谈会上 , 易纲指出“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 , 局部性社会信用收缩压力依然存在” , 并强调“要继续强化逆周期调节 , 增强信贷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, 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 , 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” 。 近日央行发布的《中国金融稳定报告(2019)》指出 , “受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 , 中国经济中一些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逐渐暴露 , 金融风险易发高发 , 经济增长面临的困难增多…重点机构和各类非法金融活动的增量风险得到有效控制 , 但存量风险仍需进一步化解 , 金融市场对外部冲击高度敏感 , 市场异常波动风险不容忽视” , 因此需要“稳妥化解中小银行局部性、结构性流动性风险 , 有序处置民营企业债券违约事件” 。

结合易行长的讲话和央行的金融稳定报告 , 我们提出如下观点 。 首先 , 不可低估当前“局部性社会信用收缩压力” 。 这方面央行编制的社融存在一定的缺陷 。 2014-15两年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显著增大 。 2015年年中发生股灾之后 , 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刺激需求的政策来稳增长 , 而政府拉动内需必然以扩张性的货币信贷政策为根基 。 但过去五年中 , 央行的社融指标没有及时计入一些如专项建设债、P2P、美元债和股权质押等关键融资渠道 , 对地方政府债务置换也没有做合理的处理 。 因此社融大幅低估了2015-17年的社会信用的扩张速度 , 但在产生局部性社会信用收缩压力的经济下行期 , 社融又低估了当前信用减速的幅度 。 如果过于机械的参考社融增速来制定货币政策 , 可能忽视有些因局部社会信用收缩而导致执行过紧的货币信贷政策 。 其次 , 中小银行的问题虽然不是普遍性的 , 但也并非个案 , 在经济较为落后的三四线城市和某些区域具有一定的共性 , 在经济下行期需要足够重视其经营风险以及有可能带来的信用收缩 。 本文讨论第一个问题;第二个问题我们另辟文章探讨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