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丁图书馆


首页 > 人文 > >

题家:“小镇做题家”:跳出“自己”看自己,这特别棒

『草丁图书馆摘要_题家:“小镇做题家”:跳出“自己”看自己,这特别棒小镇|做题|孙滚滚|汪冰|这个』评价一个人,不应该以他现在的位置,而是看他从哪里走到了现在 。 --------------- 孙滚滚的小学初中都在山东的一个县城,高中到了市里,大学到了北京,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 。他梳理...


按关键词阅读:

评价一个人,不应该以他现在的位置,而是看他从哪里走到了现在 。
---------------
孙滚滚的小学初中都在山东的一个县城,高中到了市里,大学到了北京,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 。他梳理自己的成长轨迹,觉得挺符合“小镇做题家”的概念,“我的确是靠一路刷题,或者说好好学习,才走到今天的” 。
孙滚滚说:“有人听到‘小镇做题家’这个称呼会不乐意,好像说除了做题就没有别的能力 。但其实,做题只是你的能力之一,这个能力也不是什么坏事;你同时也有其他能力,到了大城市,一些差距可以被慢慢拉平,而原有的优势也能得到更大的发挥 。”
北京大学精神卫生博士汪冰记得,自己刚到北京念大学时,室友中有一个北京孩子,晚上带着他骑自行车去录像厅“刷夜”,这是他之前完全不会想到去做的事情 。“这些小小的举动让我意识到,其实我也可以选择‘任性’,这是一个年轻人应该享受的人生乐趣” 。
“做题”这件事,会给一个人带来正反两方面的影响
做题这件事,曾给孙滚滚带来一种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,就是认为只有正统的方法才是对的 。而无论什么题,总有一种解题方法是正统的,从这个思路出发,就能得到最直接的答案——得到分数 。所以,只要记住一些套路,就不用再动脑去开发不同的做法——创新是不被鼓励的 。
这个思维模式产生了一个比较大的负面影响,孙滚滚觉得自己“成绩越好,思维越禁锢” 。当然,这个负面影响只存在于他自己的认知,在其他人看来,他依然是一个高考满分720分、他考680多分的好孩子 。
到了大学,答案不再那么唯一,孙滚滚一度有些迷茫,还有些厌学——不做题了,只想躺平 。直到工作后,他慢慢对自己的认知发生了改变,甚至发现“做题”的思维给工作带来了不少正面影响 。
比如,一个项目需要按照时间脉络来划分不同的阶段,孙滚滚认为这是很自然、理所应当的,包括在工作中遇到的其他一些成结构的思维方式,都已经在过去12年的基础教育学习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形成 。
汪冰说,“做题家”的称呼在诞生时是有贬义,或者说是自嘲 。因为“做题”和“专家”是两件事,“做题”在我们印象中是机械、刻板的,而专家是对一个专业有深度认知和独立见解 。所以,我们称一个人为“做题家”,其实就是之前常说的“应试人才” 。
如果把自己的遭遇认定和身份有关,那就很难改变,毕竟出身小镇是一个既定事实 。但如果看到“小镇做题家”背后的特质,情况就可能不一样了 。那么,“做题”这件事到底对一个人会产生什么影响呢?
汪冰分析,其一,题目是有标准答案的,擅于做题的人,一定擅于揣摩评判者的意图,比如,知道作文写哪几句话、用什么结构能拿高分 。这个能力一分为二地看:优势是,他具有环境敏感性,在工作之后,能迅速得到所在岗位的“拿分”要点(老板究竟想要自己干什么);劣势是,不太敢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 。


来源:(中国青年报)

【草丁图书馆】网址:http://www.caoding.cn/d/gxtt0911K4S2020.html

标题:题家:“小镇做题家”:跳出“自己”看自己,这特别棒


上一篇:『大学生』新学期校园生活主题 受访大学生表示是好好学习和注重防疫

下一篇:「网咖」网吧消失了,青春再见了


文化

党史|美术作品中的党史|第1集《启航》

阅读(30)

其中,本集短视频《启航》介绍的是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院长、教授何红舟,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黄发祥联合创作的同名油画。油画《启航》创作于2009年,画面用一个动态的视角...

人文

顾客@小区史︱理发记,

阅读(19)

只要不多话,谁来剪都行。大年夜学时代,如不雅同宿舍的同伙愿意操刀,倒也不妨把大年夜好头颅借他一试,可惜并没有。男学生都是在大年夜浴室旁边一间简陋的理发店,坐在同样...

人文

#媒体#打了谁的脸?,印度申遗象棋是谣言

阅读(32)

据讲究,这个“消息”最早的来源,是2018年6月天际论坛上的一篇帖子。而印度申遗象棋的来由之一“中国古代没有大年夜象”,也早在2018年3月就涌如今自媒体的文┞仿中了。由此可见...